电竞比赛中不可忽视的她身影

《中国妇女报》(电子版)的一切内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PDF、图表、标志、标识、商标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)仅供中国妇女报读者阅读、学习研究使用,未经中国妇女报及/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《中国妇女报》(电子版)所登载、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,包括但不限于转载、复制、发行、制作光盘、数据库、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,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。否则,中国妇女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、向有关部门举报、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,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。

2020年12月16日,电子竞技作为正式项目入选2022年杭州亚运会,这也意味着电子竞技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与此同时,“打游戏”不再是男生专属的爱好,越来越多的女孩加入到电竞玩家的行列,并逐渐成长为行业内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。周佳婷便是众多职业女电竞手之一,她说,她想成为所有职业选手中的顶尖,而不只是在女性选手中。

电竞的种类有许多种,我打的是王者荣耀。很多人好奇我为什么选择成为职业的电竞选手?因为我喜欢赛场上那种激动、振奋人心、全身心投入的感觉。而成为职业的电竞选手,让我体会到了一种不一样的人生,带给我惊喜,还有许多未知的东西等着去发现。这几年,我也见证了国内女子电竞事业的发展,以及女子职业选手如何在困境中“突围”。

王者荣耀刚推出不久,我便在游戏排行榜中看到了它。试玩了以后,很喜欢这个游戏给人带来的竞技快感,我便用课余时间玩了两年。2018年,我了解到有专门的女子电竞职业选手,而且EWG女子电竞手游大奖赛即将在宁波举办。当时很少有女子赛事,我便很想参加。但是如果去参赛,就不得不休学几个月,而当时我正好高三,学业也是最紧张的时候,所以面临了两难的抉择。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我选择了暂时休学专心去打比赛,加入了一个离家不远的电竞俱乐部,开始参加训练和准备比赛。那次比赛,我们队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,留下了遗憾。打完比赛后,发现自己并不适应当时的人和环境,便退出了俱乐部,继续学习。

对于我要专职去打游戏,父母很是反对。那几年,我和父母的隔阂很大,交流也很少。这两年,我慢慢能理解父母当初为什么反对我打游戏。在大多父母的观念里,打游戏是不务正业,不是一份理想的工作。所以很多职业电竞选手,最开始可能都会和父母有冲突。其实电竞职业选手也是一份职业,同样应该被尊重,改变父母的观念是需要时间的。外人大多数都以为我们只是在玩玩而已,但是职业选手每天做的事除了睡觉就是训练、打比赛,花在游戏上的时间超过12个小时,一天两天还能坚持下来,但一年要坚持300多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对于职业选手来说,我们不是在玩游戏,而是在工作,不管什么情况都只能坚持。

如今,父母对我打游戏的态度有很大改观。他们在学着慢慢接受我是在追求自己喜欢的事,虽然不能完全认可,但会尊重我的想法,比赛的时候也会支持鼓励我。每次听到他们鼓励的话,我都会很开心。

走职业电竞选手这条路算是迄今我做过的最坚定和最勇敢的事,所以我不后悔选择这条路。但是站在过来人的角度,如果有初高中生想要选择做职业的电竞选手,我会建议他们,先在学习之余尝试一下试训,看看自己是不是适合这个行业,不要像我一样,一开始便全身心投入其中。和父母关系的相处,可以有自己的想法,但是也需要考虑父母的感受。如果有机会,跟父母好好沟通一次,告诉他们,你想尝试一些新事物。

2020年8月,有朋友推荐我去一个女子电竞俱乐部试训。我抱着再试一次的想法,再次参加了试训。

线上试训是几个人一起打游戏,看一个人的实力和技术思路。试训通过后,我便去了位于河南洛阳的训练基地。进来训练没多久,我们碰上了首届TGA王者荣耀女子赛。遗憾的是,这个比赛我们和冠军失之交臂,只拿到了亚军。当时心情有些沮丧,但我们也知道,队伍训练和磨合的时间太短,不可能一下就拿到冠军。

后来,我们又开始备战2021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,想要拿下冠军。但备战过程却不顺利,首先因为疫情,比赛时间迟迟定不下来,队员们在训练的过程中比较焦躁,担心来之不易的比赛会因为不可抗力被取消,而为了能参加这个比赛我们又准备了很长时间,也付出了很多努力,每天都在不停地训练。所以当时队里的气氛非常压抑,大家情绪波动比较大,凝聚力也受到了影响。其次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队友,每次有新队友加入,都需要一段时间磨合。而直到公开赛临近,完整的队伍才组建完成。

当时有4场城市分站赛,在第一站北京站和第二站武汉站我们都拿到了冠军。比赛似乎比想象得更容易,但没想到,在第三站上海站,前两局对手就给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,我们都输了,第三局如果再输,比赛就会结束。好在第三局,我在队友的帮助下完成了“五杀”,奇迹般地翻盘了。“五杀”(10秒内一人连续击杀对方五人)在游戏里很常见,但那是我在赛场上第一次拿下“五杀”,这样我也打出了自信。第四局我们又赢了,打成了2∶2的平分。但最后一局,因为太想赢,我们打得有些着急,输掉了这场比赛,只拿到亚军。

原本我的心态很好,对比赛的输赢没有很大的压力。但这次失败让我很沮丧,因为上海是我的家乡。那天有一些朋友专门来看我比赛。比赛前,我还专门回了一趟家,高兴地对爸爸妈妈说,前两站我们都赢了,上海站我们也一定能拿到冠军。

走下舞台时,我有些不在状态,我很在意父母对我比赛的评价,也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。于是情绪有些绷不住,偷偷哭了,输了队友们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。赛后复盘,我们发现对手专门研究了我们队的打法,知道如何应对。所以在最后一场成都站,我们改变了战略,做了更充足的准备,再次拿到了冠军。其实回想了一下,如果不输一场,我们可能一直发现不了问题,总决赛也不会打出4∶1的成绩,拿下总冠军。

打王者荣耀的女孩子其实很多,但是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却比较少。电竞职业的大环境对女选手也不太友好,很多男选手不相信我们有这样的实力。打高分巅峰赛时,大家会开麦沟通,但是我会选择闭麦,安静打游戏。因为一说话,他们便知道是一个女孩和他们一起打,态度会发生变化,就算赢了比赛,也会认为旁边有男生在帮她打。之前在家里帮别人打号的时候,对方发现我是个女孩,表示很震惊。现在过去了两三年,也还是对女选手充满质疑。但我也不会和人争吵或者争辩,用实力证明是最好的回击方式。一直以来,我想成为所有职业选手中较为顶尖的选手,而不只是在女性选手中。

我很喜欢现在的基地生活。自己性格开朗了,跟队友相处很愉快,也拿到了想要的成绩。如今,看到自己的排位和分数越来越高,游戏也打得越来越游刃有余,我也变得自信多了。未来我希望和队友能越走越远,越打越好。今年的公开赛,我会和队友继续努力,卫冕冠军。也希望更多人知道女子电竞比赛,看到我们的技术和实力,而不是去关注对方是不是女孩,长得好不好看。只有越来越多人关注女子电竞,女子赛才能一直举办下去,才能看到更多女电竞选手的身影。

幸运的是,近几年,国内女子电竞慢慢发展了起来,比赛规模越办越大。从我参加的三次比赛,便可以看到变化。2018年的EWG女子电竞手游大奖赛,赛场比较简陋,参加的队伍也比较少,当时线上直播还没有普及,只有一两个直播比赛的平台。2020年的TGA王者荣耀女子赛,赛场布置更正式了,参赛人数和直播平台也多了起来,虽然线上观看比赛的人数不多,但是有人开始关注女子赛了。而去年举办的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,有了一些热度,更多人知道了女子赛的存在。因为这次比赛允许16岁以上的普通女性玩家(非职业选手)组队参加,所以每一个城市分站赛都有几十支海选队伍。比赛举办了开幕式,我们也有了赛前采访。总决赛现场很隆重,除了进行比赛,还请到一些选手上台围坐在一起,讲述从北京站到最后一站的心路历程,内容和形式也更加丰富。三个比赛奖金设置上的变化可能更有代表性,奖金金额从6万,20万到230万,有很大的提升。

而且从TGA王者荣耀女子赛开始,就有观众关注到我,每次有比赛她们会到我的微博下给我加油打气,或是加我微信鼓励我,发类似“抓住机会就敢冲,勇敢果断就是你”这样的话给我。陌生人的鼓励对我激励很大,让我有被认可的感觉,也让我更加坚定的在这条路上走下去。

知道电竞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的时候,我很兴奋,也有一些期待。但不确定比赛到时是否会设置专门的女子赛。如果有机会,我希望自己能登上亚运会的舞台,为国家而战,为荣誉而战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